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纠纷 >

燕郊二手房买卖合同纠纷律师-二手房产诉讼争议
发布时间:2021-01-28 14:50
13世纪的英国法律实际上就承认所有权的相对性和可分割性了。所有权是一束权利(abundleofrights)在。在信托法律关系中。受托人是法律上的所有权人。信托既非单纯合同法律关系又非单纯财产法律关系。它仅指向关于所有权人的权利的推定规则。受托人对外是完全所有权人。履行受托人权利的债法义务。燕郊二手房买卖律师,燕郊二手房买卖纠纷律师,燕郊二手房诉讼律师,燕郊二手房官司律师,燕郊二手房买卖合同纠纷律师,

北京丁玉芝房产律师团队,专业代理商品房买卖、宅基地纠纷、二手房买卖诉讼、借名买房纠纷、经适房买卖纠纷、房产过户纠纷、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可风险代理!

不完全所有权理论对事实物权理论的逻辑支撑

  不完全所有权理论是一种实用主义方法论的产物,实用主义方法论主张法学概念源自现实而非纯粹的逻辑构造。如果说完全的所有权概念是一个理论抽象的话,那么,不完全所有权便是实践归纳的结果,它指称所有权经常受到限制与被分割的现实形态。事实物权与法律物权的对立正是这样的一种被分割的实践状态。传统的大陆法民法理论将所有权看作是一种绝对的、全面的支配权,因而此种对有体物的全面的、绝对的支配权在理论上是不可分割的。与大陆法强调一种人对物意义上的抽象的完整所有权不同,英美法采用了更为实用的一种分析思路,认为所有权具有相对性和可分割性所有权的相对性源于英国普通法的早期历史,梅特兰说,13世纪的英国法律实际上就承认所有权的相对性和可分割性了。[20]。所谓相对性是指人与人之间对土地上权益(interests)的享有关系,所谓可分割性是指所有权的各项权能可以独立,与所有权分离。“英国法上的所有权与占有,不像罗马法那样,它不是一项界定绝对权利的制度,而是一项确定权利的优先性的制度。”[18]“在地产诉讼中,原告并不会被要求证明自己对争议的土地享有对抗一切人的权利,而仅需证明自己享有比被告更优先的权利就可以了。”[19]这一思路可见于英美法主流的分析法学中,分析法学认为,所有权是一束权利(abundleofrights)在“权利束”框架下,所有权就产生了碎片化(fragmentation)现象。参见J.E.Penner,The“BundleofRights”PictureofProperty,43UCLAL.Rev.711(1996).   可能,因为在限制登记的效力期间,第二买受人将不能在登记簿上登记。LandRegistrationAct2002,s40(1)(2).

  [21]。依据A.M.豪诺雷的定义,“所有权是一个成熟法律体系所承认的一物之上最大可能的利益,由一束权利及与该物相关的附属性质组成。”[22]豪诺雷认为,所有权由十一项附属性质所组成:占有权、使用权、经营管理权、收益权、处分权、安全保障权、可继承性、无期限限制的权利或附属性质、有害使用之禁止、执行的责任、剩余性。

  “权利束”可分解为自由、权利主张―权利、权力和豁免[23]。“权利束”结构为双重所有权提供了理论上的分析依据。在信托法律关系中,涉及三方当事人,一方是财产转让人,一方是财产受益人,一方是财产受托人,转让人将财产所有权交给受托人,受托人为受益人管理财产。受托人是法律上的所有权人,享有法定所有权(legaltitle),但实际的所有权人应当是受益人,受益人享有衡平法所有权(equitabletitle)。因而,信托既非单纯合同法律关系又非单纯财产法律关系,而是两者的混合体[24]。法定所有权可以对抗任何人,而衡平法所有权人不能对抗善意购买人[25]。由此,所有权概念已成为一个符号,在符号学意义上,它仅指向关于所有权人的权利的推定规则,以及关于所有权的剩余权的确定规则[26]。

  在信托式让与中,德国法也承认存在“相对的所有权”,这种情形被称为“经济的”所有权与“法律的”所有权的分离[27]。受托人对外是完全所有权人,但在对信托人的内部关系上,他负有只能按照约定的方式,履行受托人权利的债法义务,且该义务在例外情形还可产生物权法上的效果。[27]41,42在双重所有权结构中,登记所有权与事实所有权实际上分享了所有权的不同内容,而且其内容还受到债法关系的拘束,但两者都不是绝对的、完整意义上的所有权。在内部关系上,登记仅具有权利正确性的推定效力,当被反证所推翻时,登记所有权即不能对抗事实所有权。而在外部关系上,登记具有公信力,第三人可从登记所有权人处善意取得,事实所有权即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的登记所有权。实际上,坚持一物一权原则的学者也承认基于判决、征收决定等产生的所有权及汽车、船舶等动产已交付但未登记的所有权是一种“不完全的所有权”,存在“登记名义人”与“实际权利人”的分离[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