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纠纷 >

燕郊房产买卖合同纠纷律师-二手房诉讼律师团队
发布时间:2021-01-28 14:50
继承案型中的事实物权与约定案型中的事实物权的正当性论据在于一种原因理论。买卖案型中的事实物权的正当性则是一种动态的物权生成理论。在因继承产生的事实物权案型与因约定产生的事实物权案型中。从我国审判实践中的继承型事实物权与约定型事实物权判例来看。作为确定事实物权的正当原因有两类。当权利人依据正当原因取得事实物权时。燕郊房产律师,燕郊房产纠纷律师,燕郊房产买卖律师,燕郊房产诉讼律师,燕郊房产官司律师,燕郊房产买卖合同纠纷律师,燕郊房产违约纠纷律师,

北京丁玉芝房产律师团队,专业代理商品房买卖、宅基地纠纷、二手房买卖诉讼、借名买房纠纷、经适房买卖纠纷、房产过户纠纷、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可风险代理!

事实物权的正当性论据:正当原因理论与动态物权理论

  前述审判实务中所运用的三种类型的“事实物权”概念实质上隐含着两条十分不同的正当性路径,继承案型中的事实物权与约定案型中的事实物权的正当性论据在于一种原因理论;买卖案型中的事实物权的正当性则是一种动态的物权生成理论。前者可追溯至罗马法,后者则是现代法律实践试图突破传统民法债权与物权二分法所造成的司法困境的新理论尝试。

  (一)正当原因理论

  在因继承产生的事实物权案型与因约定产生的事实物权案型中,判断事实物权成立的基准可以追溯至罗马法的原因理论。罗马法认为,所有权的取得和转移须基于一项正当原因(iustacausa),罗马法上的原因包括买卖、赠与、清偿债务、消费借贷等原因[3]123,这些原因构成了所有权取得与移转的正当性依据。正当原因理论被用来说明权利变动的合法化关系,权利取得须存在一项合法的法律基础。当正当原因缺失时,权利取得即归无效。从我国审判实践中的继承型事实物权与约定型事实物权判例来看,作为确定事实物权的正当原因有两类:第一类是法定原因,第二类是有效原因。

  1.法定原因

  法定原因主要在于说明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的权利取得。非基于法律行为取得物权的法律基础为法院判决、征收决定、继承、建造等法律事实,这些法律事实能够产生物权变动的效果皆依赖于法律的直接规定(《物权法》第28条、第29条及第30条)。当征收决定或法院判决生效时,当事人无须登记即成为实际上的所有权人,由此产生登记的所有权与事实所有权的分离,此时,法院往往以考察当事人取得权利的法律基础来确定物权的归属。在前述“王旭与王协英等财产权属纠纷再审案”中参见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柳市民再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

  ,继承人虽然没有登记,但其依据继承而享有实际上的物权。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继承这一事实来确立继承人的事实物权人地位。当登记与实际权利人相异时,法院优先保护实际的权利人。依据一项事实来判断物权的归属是我国法院审判实务的一种常用思维,如在家庭领域,法院还经常采用出资之事实来确定所有权的归属。在“励瑞盛等四人诉励曙杰所有权确认纠纷案”一案中,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不能仅以该房产权属证书作为证明房产权属证书中登记的权利人对该房屋享有权利的依据,还应结合双方当事人提供的有关出资等证据对讼争房屋的权属作综合认定。”参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甬民二(一)终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

  2.有效原因

  有效原因主要用于说明基于法律行为发生的物权变动的正当性。罗马法上,原因理论又分为要因说[9]与抽象说,要因说的“因”是指买卖;抽象说是指所有权取得不需要“买卖”之原因,所有权转移的效果因交付而发生。一般观点认为尤里安持抽象说,其依据是尤里安在《学说汇纂》D.41,1,36中的论述。

  德国民法理论采用抽象说,认为所有权移转的原因在于“物权合意(Einigung)”,而不是“合同(Vertrag)”。“合意”不仅与债权合同分离,而且也独立于交付,交付专门用以指占有转移[10]。

  我国民法没有明确区分物法性的“合意”与债法性的“合同”。但审判实践却认可诸如“保留所有权之意思”或约定产权分割之“分家字据”之类的“合意”来确定物权的归属,如前述“吴重凡与郑磊所有权确认纠纷上诉案”。参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高民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书。

  “保留所有权之意思”实际上成为取得物权的“有效原因”。但该“合意”究竟是否独立于债权合同,司法实践似乎并不关心。由此形成了中国司法的一个奇特后果:关于约定物权归属的“合意”无须经过严格的登记公示即可使相关人取得“事实意义上的所有权”。如在借名买房案型中,借名人依据“约定”即成为“事实所有权人”。按照物权行为理论的观点看来,交付意味着双方达成了物权移转的“合意”,该“合意”构成有效原因。[11]我国法院在依据原因确定事实物权时,可能的一种解释是“合同”与“合意”共同构成了有效原因,因为在确认事实物权人地位时,法院首先需要确定买卖合同是否有效,在合同有效的基础上通过合意与交付移转所有权才具有正当性。在不采用登记的绝对公信力的法律体系中,要因说或许能为依法律行为而生的物权变动提供更为正当的说明采用绝对公信力模式的大概只有澳大利亚的托伦斯登记体系,该登记体系中,土地所有权人取得所有权被认为是由登记所授予,而与原因无关,登记错误只能要求国家赔偿,而不能主张登记簿更正。此种模式也称为“即时公信力(immediateindefeasibility)”,一经登记,登记的权利即不可推翻。PamelaO’Connor.RegistrationofInvalidDispositions:WhoGetsthePropertyModernStudiesinPropertyLaw[M].HartPublishingCo.,2005:54.(陈永强,2013)[6]。   3.正当原因击破登记推定力

  当权利人依据正当原因取得事实物权时,事实物权与登记物权就产生了一种对抗关系。由于已登记的法律物权人依据登记产生“权利正确性推定力”,无须证明其权利的真实性。而事实物权人则需要为其权利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其应举证证明基础法律关系的存在及有效性。当获得一项正当原因支持时,事实物权即可击破登记推定力。正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吴重凡与郑磊所有权确认纠纷上诉案”中的论证,“赋予登记以公信效力,仅是为保护因善意信赖登记而取得不动产权利的第三人所设,而在当事人之间,登记名义人尚不能仅主张登记之公信力以否认真实权利的存在,倘登记原因存在瑕疵,在第三人未取得不动产权利前,真正权利人仍得对登记名义人主张其真正权利之存在。换言之,在不涉及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当事实物权与法律物权发生不一致时,法律注重客观事实,虽然事实物权人对不动产的支配缺少登记的公示形式,但只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事实物权人有合法的依据足以确定该不动产的最终归属,就应当保护该事实物权人的真实权利。”参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高民终字第862号民事判决书。

  在法院审判实务中,已登记的法律物权人也不得主张“在未经法定程序撤销或否定行政登记行为的前提下,应维护登记的效力”。参见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柳市民再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

  4.正当原因不能对抗登记公信力燕郊房产律师,燕郊房产纠纷律师,燕郊房产买卖律师,燕郊房产诉讼律师,燕郊房产官司律师,燕郊房产买卖合同纠纷律师,燕郊房产违约纠纷律师,

  依据我国判例确立的“登记的公信力在于保护善意第三人”原理即意味着登记物权人只有符合善意第三人要件时始受保护,才能对抗事实物权人。反过来说,事实物权人因未登记而不能对抗已经登记的善意第三人,即“未经公示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实际上,当出现第三人善意取得时,原权利人的事实物权即归消灭。如甲继承取得所有权,但乙伪造遗嘱取得登记所有权,并将其转让给善意第三人丙。该案型中,甲可以对抗乙,因乙虽有登记,但并非真正的所有权人。而丙的登记所有权则可以对抗甲,因丙善意取得。当丙善意取得时,甲的事实物权丧失。